Margaret

穆朔:

外滩画报这个采访料太足了,看的一时笑一时哭。

1.关于莫萨

米老师提起他们在中国巡演的甜痛加了莫萨的一场戏,同时做了一些细节调整,让这个版本更加“公正”。


他在说这个:

莫扎特:萨列里大师,请留步!
莫扎特:您是个音乐家?
萨列里:(嗤笑)看起来是的。
莫扎特:(给谱子)您看看吧。我不需要。

结束后:
(萨列里平复情绪中)
莫从后面走上去轻拍他。
莫:怎么样?
萨:…(惊,沙哑)音符太多…对普通观众来说。
莫:(笑)但对您来说不是,对吗?所以,您是音乐家。
萨:但是其他人不是!(几句对普通观众和达官贵人的评价)。您如果想继续您的音乐之路就得改变!
莫:我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。—包括您!
萨:…见识到了。(扔谱子,走)

这一版的中国巡演有不少不尽如人意的地方,但莫萨莫的戏份非常丰富和精彩,远超了我的期待。

➕的这场戏现场第一次看的时候非常震动,于是接下来六场都期待着。怎么说呢,就是原本心里隐约想着的,理想的两人冲突的基础被点明了。原版官摄中,在这一段,莫对萨的认同是隐晦的,萨对莫的“警告”也目的不明,更像是一种恼羞成怒。

现在呢?


点明了俩人之间(划去)一见钟情(划去),互相认同的基础——音乐上的知音和挚友,他知道他的天才他的音乐为什么好他会遭遇什么,而他知道他懂。
也点出了他们互相尊重,作为前辈的音乐家萨列里基于自己的经验对莫扎特提出忠告(而非警告),莫扎特知道一切却选择坚持自己的创作。

醉酒歌时也有一个细节修改的更加明确。

之前的萨列里是用酒精麻醉自己,更强调他想要一醉解千愁。这一版的萨列里很不愿意来聚会,台上走完第一圈以后就想从左边离场,却因为大家提到莫扎特的作品而止步。大家一提到莫扎特的作品萨列里就会注意倾听,原本已经气的要走,却在大家唱起那个旋律时不由自主的走向舞台中央…

他热爱着他的音乐,抑或是他热爱着音乐本身?

他是个音乐家啊!

这是米老师所说的“公正”吧。




2 关于米flo:

问到演完戏私下还会联系吗?他们【异口同声】的说会会会会会。

flo说他们都喜欢一种鸡尾酒,喜欢到发现哪个酒吧有好的就会互相打电话约着去探店,米老师就补充说我调的特别好喝;

他们一起去健身。

米老师期待flo最早初遇时给他唱的一首歌,溢美之词三分钟,连记者都忍不住删了一大半…

但重点是,他希望flo把这首歌原原本本公之于众,因为那是最真实的flo。


问及对米的祝愿,连米老师都以为flo会说,希望他找到(那个人)(这应该是他身边所有人经常对他说的吧)但flo却说希望米老师的艺术,真正的米老师的艺术,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傻孩子你知道他最想要的,真正想要的是什么。


还有(我知道我自己过度脑补的)一句潜台词:

他已经找到了那个人了。




评论

热度(740)